tel 免费热线

400-668-6638

同一个“腾讯爸爸”,斗鱼咬紧虎牙赴美上市

admin 作者:admin 时间 发布日期:2019-04-25 浏览量 浏览量: loading
当地时间4月22日,斗鱼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FORM F-1招股书,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证券代码为“DOYU”。传言多时的上市事宜,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
 
斗鱼在招股书中并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信息,提到的5亿美元募资额也只是代表最高募资金额的“占位符”,目的是为了计算相关费用。斗鱼会在未来补充提交的文件中,继续披露相关数据。
 
斗鱼表示,募集到的资金将主要用于提供优质电子竞技内容并进一步扩展内容类型,继续加强技术和大数据分析能力、投资营销活动,以及一般企业目的。

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美银美林将担任斗鱼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
 
 
上市传言已久
 
作为最早的直播平台之一,几年间斗鱼凭借游戏直播的优势一路高歌猛进,并多次获得资本助力。自2014年起,斗鱼一共进行6次融资,融资总额达到70亿元,腾讯共参与了其中4次融资。
 
2018年的直播行业,资本大戏接连上演。
 
先是虎牙在纽交所上市,40天内股价上涨304%。6月底,创业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发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运营主体)重组。随后,陌陌、YY、天鸽互动等直播平台股票大涨。7月,映客在港交所敲钟上市。
 
当时的直播行业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斗鱼是万众瞩目的下一个IPO对象。
 
其实斗鱼的上市传闻最早出现在2016年,不过当时的斗鱼,还靠着融资过日子。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斗鱼将在港交所上市,后又传其10月欲在美国上市,然而多次传闻均没有下文。
 
当然,2018年全球市场变幻莫测,斗鱼或许是在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资本市场。
 
2018年斗鱼的日子不太好过,多位主播遭点名或封禁。1月,卢本伟教唆粉丝辱骂质疑他开外挂的人,随后被处罚;7月,主播陈一发儿在早年的直播中把南京大屠杀作为调侃笑料,其直播间被无限期关闭;10月,斗鱼APP被各大应用商店临时下架;随后,B总001的“精日言论”视频流出,引发人民日报等媒体对斗鱼的批评……
 
到了2018年底,斗鱼又因为裁员而频上新闻,外界猜测其资金链吃紧。不过也有人猜测这样的优化是为了将财务报表做得好看一点,为上市做准备。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斗鱼选择今年上市,主要有三点原因。资本有退出获得回报的需求,斗鱼已累计完成6轮融资,这是资本的推动;现在监管趋严,主播资源减少,受众亦在往短视频方向转化,直播平台需要赶紧融一笔钱,为未来转型做准备;斗鱼主要对标虎牙,虎牙去年已经在美国上市了,收益较好,理论上斗鱼也有机会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根据招股书,斗鱼营收已从2016年的7.869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8.857亿元,2018年营收则大幅增长93.8%至36.544亿元(约合5.315亿美元)。
 
 
 
斗鱼将咬紧虎牙
 
根据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 Mobile《2018年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实力价值榜》的数据,斗鱼2018年12月在移动平台上的月活用户为4341.3万,虎牙直播为3040.3万,YY直播为2763.3万。斗鱼依然稳坐游戏直播“一哥”的位置。
 
斗鱼表示,2019年一季度,月活跃用户量达1.592亿(包括PC和移动端),同比大幅增长25.7%。
 
如果说,作为一哥,斗鱼最糟心的事莫过于在上市之路上被虎牙“截胡”。那么,斗鱼的上市,对虎牙来说也同样意味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同为游戏直播行业的头部企业,斗鱼和虎牙在业务上有着极高的重合度,双方同在2018年3月获得腾讯数亿美元投资,最终,依靠欢聚时代已经成型的上市模型等优势资源,虎牙成了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
 
虎牙上市后,利用资金优势加大营销力度,多次挖走斗鱼的头部主播。仅以流量最高的游戏英雄联盟为例,虎牙目前排名前六的英雄联盟主播,神超、久哥哥、骚男、姿态、青蛙和Miss,除了骚男和Miss是虎牙原主播以外,其余四名都是从斗鱼挖过来的。
 
“斗鱼基本就是直播界的黄埔军校,行业圈子很小,斗鱼又是最早一批活到现在的直播企业,所以自然到处都是斗鱼的前员工。”刘佳曾在斗鱼工作2年多,于2018年底离职。她认为,不管是所谓的减员还是员工流动性大,都是很正常的行业现象。“那些同行企业,有了斗鱼的前员工,自然就能复制斗鱼的经营模式、资源,甚至一切。”
 
有网友调侃说最近的一两年,斗鱼是一只沉迷于维权的独角兽,主要靠跟跳槽的主播打官司获取收入。比如,斗鱼就绝地求生主播蛇哥单方面违约问题,向其索赔1.5亿元,成为直播行业至今为止数额最大的一起索赔。
 
“前两年斗鱼确实出了很多头部主播,主播圈的共识也是在斗鱼比较容易出名,一些主播只用了四个月左右就火了,粉丝数量达到几十万、上百万,于是就有很多别的平台来斗鱼挖人,也确实挖走了一些。但直播圈子就是这样,大家挖来挖去是常态,没什么特别可说的,也不用过度解读,这是市场行为。”刘佳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事实确实如此,支点财经记者查阅新闻发现,斗鱼人气主播嗨视、张大仙就是分别从虎牙、企鹅电竞违约跳槽而来,且都被告上法庭,分别判赔4900万元、200万元违约金。
 
“斗鱼跟某些跳槽到其他平台的主播打官司,确实是因为他们违约了。之所以闹得这么大,跟各地对直播行业的判罚标准有关,与北上广深比起来,武汉市对直播行业的案子判赔时间比较长,判赔标准也低一些。所以从这个角度的竞争态势来说,斗鱼跟其他城市的直播企业相比是没有优势的。”支点财经记者从其他渠道了解到,2018年,斗鱼曾就判赔标准问题通过各种渠道跟相关部门沟通过不下十次。
 
斗鱼在招股书中谈到风险时说,“我们可能无法吸引、培养和保留一些大主播,这可能影响我们的用户保留率,从而对我们的业务和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上市后的斗鱼,对虎牙的反击将更激烈。
 
斗鱼在招股书中引用第三方机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称,在中国以游戏为中心的流媒体直播平台中,斗鱼的用户基础规模、用户参与度、签约的前100名游戏主播人数等核心指标,均排名第一。
 
斗鱼特别提到,其庞大用户群主要是通过有机增长获得的,2018年第四季度有超过92%的新增移动用户,是在没有第三方营销的情况下安装了应用。
 
 
斗鱼联合创始人陈少杰、张文明
 
同一个“腾讯爸爸”
 
腾讯曾参与斗鱼上市前的4轮融资,2018年3月,其更是向斗鱼和虎牙分别独家投资6.3亿美元和4.6亿美元,可谓一掷千金。
 
就游戏直播行业来说,腾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掌握着最核心的资源——头部游戏版权,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系列、穿越火线等等。甚至可以说,这些头部游戏带来的流量可以决定游戏直播平台的生死。
 
网易曾在2018年推出游戏“第五人格”,该款游戏当时的热度几乎可以直接冲击腾讯的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支点财经记者注意到,一开始,第五人格在斗鱼平台上也有不少主播进行直播,后来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第五人格从斗鱼上消失了。记者猜想,这可能与腾讯的“调控”有关。
 
腾讯投资虎牙时,曾获得一项权利,以公平的市场价格继续收购虎牙的股权,并最终获得虎牙50.1%的投票权,即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
 
那么,未来腾讯是否会在公开市场上持续收购斗鱼股权,进而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呢?
 
一位与斗鱼有过接触的PE投资经理判断:不是那么容易。
 
“从腾讯角度来说,腾讯肯定是想把电子竞技做成一个巨大的产业,手段之一就是通过游戏版权来控制下游的游戏直播平台,再利用产业链优势将影响力扩大,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IP。但最符合腾讯利益的局面绝对不是一家独大,只有两家头部游戏直播企业的竞争呈现胶着状态时,对行业的发展才是最有利的。”上述投资经理对支点财经记者说,斗鱼的创始团队还是会抓住公司决策权的。当然,跟腾讯的合作对斗鱼来说非常重要。
 
斗鱼称,腾讯向其提供的服务涉及CDN、P2P流媒体技术、在线支付、网站技术支持和特定版权授予等,2016-2018年费用分别约为人民币7700万元、2.192亿元和3.877亿元。
 
今年1月,斗鱼进行了一次公司主体变更,原董事蔡冬青、唐肖明、余国峥退出董事行列。投资人湖北长江招银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新余金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招银共赢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
 
根据招股书,斗鱼高管和董事在首次公开募股前共持有公司522.6079万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7.3%。其中,联合创始人陈少杰直接持股14.3%,联合创始人张文明持股3.0%。此外,陈少杰还通过旗下公司Warrior Ace持股14.1%;斗鱼员工持股7%。粗略计算,斗鱼创始团队合计持股38.4%。
 
机构股东中,腾讯全资子公司Nectarine Investment持股比例最高,为40.1%。红杉资本、蔡冬青旗下Ao Dong Investments分别持股9.8%和8.9%。
 
目前,腾讯投资部于海洋为斗鱼董事,红杉资本合伙人曹曦、人福医药董事长王学海、卓尔控股创始人阎志均为独立董事。
 
斗鱼公司结构,来自招股说明书
 
跨越更多险滩
 
对企业来说,头号任务当然是赚钱。
 
以虎牙为例,在线直播与广告业务是虎牙的两大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Q2财报显示,直播打赏收入占虎牙营收95.5%;Q3虎牙自制了20余个电竞赛事,直播打赏收入占比96%。这也意味着,所谓的流量变现、广告业务、会员收入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根据招股书,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鱼来自直播渠道的净营收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分别为77.7%、80.7%和86.1%。其中,2018年来自直播渠道的收入达31.472亿元,同比增长106.8%;毛利润达1.51亿元,毛利率从2017年的-0.2%翻正至4.1%。
 
最近三年,斗鱼的净亏损分别为7.829亿元、6.129亿元和8.763亿元(约合1.274亿美元)。
 
直播行业普遍存在收入来源单一的问题,对个别板块太过依赖,便意味着潜在风险。
 
斗鱼坦承,“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电子竞技产业。我们的一部分收入来自广告。如果我们不能保持或增加广告收入,我们的财务结果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行业高压也使得直播平台在2018年屡遭打击。
 
据艾媒咨询数据,2018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4.60亿人,2019年将达5.07亿人,虽然基数不断扩大但增速明显放缓。
 
相关部门对直播平台的管理,也越发规范且还在进一步趋严。2018年8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工信部等六大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大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三证”,即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除此之外,经济下行带来的资本寒冬,也影响并将持续影响直播企业的未来。
 
2018年,大量中小直播公司被洗牌出局。其中,哆咪直播、猫咪直播、女神直播于3月底被关停;9月27日,网易旗下青果直播停止运营;12月3日,网易薄荷直播平台发布停服公告,几乎同一时间,土豆泥直播也宣布了关停公告。到2019年3月,王思聪创办的熊猫TV也宣告停运。
 
直播行业的集体焦虑还来自于移动互联网整体流量的枯竭和竞争的加剧,在前有陌陌、虎牙、映客等上市公司狙击的情况下,斗鱼还要面临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对流量的分流。
 
“出海”问题同样迫切。
 
游戏直播行业的天花板显现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从大环境来说,中国作为全球第一的互联网大国,也面临着市场增长放缓的问题。于是,向海外寻找市场便成了许多大公司的战略选择。
 
虎牙管理层曾在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和电话会议上宣布,将把海外市场作为2019年的主要增长点。
 
紧跟出海潮流,斗鱼去年也开始向海外进军,除了投资nonolive,陈少杰还特意在深圳成立了一个分公司专门做海外业务的拓展,团队名称叫Doyo。无论如何,海外市场流量成本肯定会水涨船高。
 
上市后的斗鱼,还要跨过更多险滩。